导航菜单
首页 » 问世 » 正文

甜心格格-美索不达米亚的那些事儿(一):人类最早的史诗,《吉尔伽美什》

趣读大历史,在有趣的语境中,重读人类大历史。感谢您的阅读和关注。

人类文明的开启,在公元前8000年前时,只有那么寥若晨星的几颗,一颗在埃及的尼罗河三角洲,一颗在中国的长江中下游地区,而第三颗,则在亚细亚的“肥沃月湾”,甜心格格-美索不达米亚的那些事儿(一):人类最早的史诗,《吉尔伽美什》也就是本文所要提及的美索不达米亚(他的意思是河流中的国家)地区。 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交汇而成的两河流域,人类的农耕民族定居,接着被游牧民族征服,游牧民族再被农耕民族同化,甜心格格-美索不达米亚的那些事儿(一):人类最早的史诗,《吉尔伽美什》然后再被新的游牧民族征服……这种人类周而复始的历史循环尤为明显。

美索不达米亚地图

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地势平坦,四通八达,土地可供农业生产,但又不算肥沃,这种地理环境造成生活在这一地域的人类时常处于不断的纷争之中。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之间对土地的争夺此起彼伏。于是,最早的人类聚居城市被建立起来,其建造者是具有利比亚人或达罗毗茶人血统的暗白人种——苏美尔人。

苏美尔战士作战图

苏美尔人发明了人类的第一种象形文字,即楔形文字,并用它记录和传播了人类文明史上的第一部史诗,《吉尔伽美什》,诗中的主人公,英雄吉尔伽美什,便是在公元前2700年左右统治着苏美尔的乌鲁克城的传奇人物。而这部史诗所描述的,就是这位半人半神的国王与生活、神灵和死亡作斗争的各种神奇的冒险经历。

刻画吉尔伽美什与两头公牛摔跤的石碑

大致来说,史学界将《吉尔伽美什》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主要记载了史诗的主人公,吉尔伽美什在乌鲁克城的暴虐统治以及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的友谊。

吉尔伽美什作为乌鲁克城的统治者。在早期统治生涯中,他强征民夫筑城,并大量修建庙宇,以致民怨沸腾,因而激起了贵族和居民们的滔天怒火,人们祷告天上诸神来拯救自己。诸神便令一个半人化妆视频半兽的野人,恩奇都,来到乌鲁克城,与吉尔伽美什对战。不料双方都是天赐神力,一番撕斗下来旗鼓相当难分胜负,反而惺惺相惜结为好友。不难看出,史诗中开篇这一部分对主人公吉尔伽美什的批判成分明显大于赞美成分。

吉尔伽美什擒狮像

第二部分则描述了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在成为莫逆之交后,一同出走为人民造福,成为被人民爱戴的大英雄。他们不仅斩杀了盘踞沙甜心格格-美索不达米亚的那些事儿(一):人类最早的史诗,《吉尔伽美什》漠中的食人恶狮,也杀死了杉树林中为害人民的恶魔芬巴巴,又共同杀死了残害乌鲁克城居民的“天牛”等害兽。

恶魔芬巴巴头像

在整个史诗叙述到第三部分时,原本欢快明朗的节奏明显进入了缓慢,悲怆的氛围,恩奇都因得罪天神阿努,最终受到死亡的惩罚,而好友恩奇都的突然离去,让吉尔伽美什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他想起当年和恩奇都一起四处远征,为民除害的日子,不禁感慨万分,伤心欲绝,吉尔伽美什为探索“生与死”的问题不惜再次开始长途跋涉,去寻找被神灵赐予永生的乌塔那匹兹姆。

在接下来的节选段落中,吉尔伽美什向乌塔那匹兹姆发问灵魂之问,而后者则向他讲述了关于洪水的故事。以下为节选部分:

“我听明白了,就对我的主神埃阿说:'看哪!您给我的指令,我唯命是从,可我怎么回答人们、城邦和年长者的疑问呢?’这时,埃阿开口对我——他的奴仆说:‘你可以这样跟他们讲:我已经得知恩利尔对我心怀不善,我不敢再在他的领土上行走,不敢再在他的城市中生活;我要到海湾那里去,同我的主神埃阿生活在一起。他将赐予你们珍禽异兽、五谷丰登。在晚上,暴风雨的驾驭者将给你们带来滚滚的麦浪。””……

“到了第七天,船只终于造好了。……“我把我的所有金货、所有活物都放进船里。我让家人和亲属、家畜和野兽以及所有的工匠都登上船去。……

“整整六天六夜,狂风肆虐,暴雨与洪水就像敌对双方,混在一起淫没了。

记载了这次大洪水的石碑

第四部分则记述吉尔伽美什同恩奇都幽灵的谈话,吉尔伽美什回到乌鲁克城后十分怀念亡友,在祈求神的帮助后,同恩奇都的幽灵见面并交谈。

这部有着浓烈英雄主义情节的史诗,不仅有着骄傲,失落,迷茫,友情,爱情等诸多元素,更难能可贵的是,在那个蛮荒年代,人类就已经开始在生和死的问题上进行了相当有深度的自我探寻和认知。

吉尔伽美什的悲痛以及他的挚友死后所引发的疑问,足以引发每一个面对死亡而在生命中拼命挣扎的人们的共鸣。通过这个作品,我们清晰的认识了这个民族伟大的生死观,它堪称是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人民创作的伟大作品。尽管吉尔伽美什最终未能在故事中长生不老,但他的生命通过文字得以延续,并流传至今。

苏美尔人猎狮石像

公元前612年,苏美尔在被萨尔贡大帝占领后,这部史诗便不知所踪,随同这座伟大城市一起消失在漫漫黄沙之下。 直到公元1845年,英国考古学家奥斯丁亨利莱亚德在发甜心格格-美索不达米亚的那些事儿(一):人类最早的史诗,《吉尔伽美什》掘位于今天伊拉克北部地区的时候,发现了被尘封在沙土里几千年的这部《吉尔伽美什》,人类就此才开始探知这个古老文明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文化和历史。

英国考古学家奥斯丁亨利莱亚德

公元19世纪的美索不达米亚的这次考古发掘极大的改变了世界历史,人们不仅了解到《旧约圣经》并非世界上最古老的书籍,文明在所谓圣经创建世界之前就已经繁荣了数千年,而且那个时期的文明实际上已经创造了许多造福于后来人民的生产技术,创新,信仰结构和文学体裁。

参考文献 : 《世界史纲》——郝伯特.乔治.威尔斯, 2016年1月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文明的故事》——甜心格格-美索不达米亚的那些事儿(一):人类最早的史诗,《吉尔伽美什》马克思.克鲁泽, 2015年4月,新世界出甜心格格-美索不达米亚的那些事儿(一):人类最早的史诗,《吉尔伽美什》版社

趣读大历史,在有趣的语境中,重读人类大历史。感谢您的阅读和关注,后会有期。

二维码